水限 __ 陸界: 邊境與遊戲

水限 __ 陸界: 邊境與遊戲

當代藝術節目

「沙之路:歷史的故事」(2018–2020) 放映

當代藝術節目

白雙全:在地圖的邊緣上散步

當代藝術節目
時間
星期二至日|11am–7pm 時間表
位置
賽馬會藝方 地圖
費用
免費

簡介

策展人:譚雪及金宣延

協辦:首爾Art Sonje中心


水限 __ 陸界: 邊境與遊戲邀請了當代極具影響力的概念藝術家Francis Alÿs,首次在香港展出其重量級近作。是次展覽圍繞藝術家對人口遷徙、邊境以及近年對世界各地兒童遊戲的興趣與關注,並將讓觀眾看到Alÿs既詩意又飽含想像力的情感,他的感性既建基於他對個人意志以及地緣政治的關懷,又同時立於日常生活之中。

展覽的標題直指Alÿs是次展出作品的核心,並與1995年美國對古巴難民實施的「乾濕腳」政策互相呼應。在這項政策中,前往美國的古巴難民將按著他們被截獲的地點,面對截然不同的處置措施:如果他們於海上被截獲,即「濕腳」,將被遣送回古巴;反之,假若他們於陸地上被截獲,即「乾腳」,則可獲准居留。這措施難免會詭異地勾起香港觀眾的熟悉感:它與1970年代港英政府實施的「抵壘政策」異曲同工。在這項政策中,港府一度根據以往九龍與新界的正式交界線界限街為限,意味著內地移民若於海上或新界被截獲,將遭遣返,只有進入界限街以南才算是「抵壘」,可獲合法居留(其政策命名「抵壘」一詞,源自一種英式運動,隱藏了某種英式幽默)。

Alÿs的藝術創作中所表現的這種邊界與遊戲的緊密關聯,正是本展的要旨。自從他在前作《橋》(2006年)裡,首度嘗試如精衛填海般召集了漁民和私人船主,以船身串連,連接起哈瓦那和佛羅里達州後,他便進一步把目光投放在直布羅陀海峽那僅有13公里的狹窄水道上,嘗試以漁船接龍,實踐連接北非與南歐的大膽創想,這後來演變成以真人演繹的隱喻——兩批孩子乘坐著以拖鞋做成的船,分別從兩側的海岸線出發。在長達兩年的準備過程中,藝術家在各方干預下避開重重阻撓,最終用鏡頭紀錄了有如烏托邦般的表演行動。隨著錄像裝置《遇河之前莫過橋》(2008年)展出的是超過100幅油畫和繪畫作品,以及準備過程中的大量速寫和筆記。正是在與這群孩子共事的過程中,Alÿs從觀察孩子們的玩耍與遊戲中體會到的一些啟發,尤其是他們如何將公共場所挪為己「玩」,以及總有辦法靈巧地在既有「規則」中遊走的能耐。

他最新的持續性項目《兒童遊戲》(1999年至今)累積了20件自不同地方拍攝的兒童遊戲錄像紀錄作品,一些拍於戰事和衝突不斷的地區如阿富汗、伊拉克,另一些地點包括尼泊爾、約旦、墨西哥、法國,以及於香港拍攝、由大館當代美術館最新委約的兩三件錄像作品。在這些作品中,藝術家從不直接介入,只負責紀錄,孩子以各自的方式玩遊戲——這些遊戲往往反映出不同社會和地緣文化衍生的傳統儀式、符號、見解等,也包括亦一些迷信與當地事件。《兒童遊戲》是描繪他藝術創作脈絡的極佳例子——Alÿs能夠詩化「遷離」概念,輕巧地隱言出其政治性和社會參與。觀眾更可感受到遊戲與玩耍中純真無邪的救贖力量——超越陳規、跨越邊境、沒有邊界,普世皆然。

展覽圖集

藝術家簡介

Francis Alÿs(1959年生於比利時,常駐墨西哥)的實踐手法既繁複,又時而令人難以捉摸,他以一種詩意的方式將那些富有想象力的、概念上的感性與社會政治的重要性結合,其創作所涉獵的議題包括城市空間、邊境和社會結構。

Alÿs最初所受的是建築師的訓練,自移居至墨西哥後,他因創作上的自由度和靈活度而轉向了藝術創作。通過對於墨西哥廣闊的城市構造和日常生活的觀察及體驗,Alÿs開始以寓言故事的形式陳述他藝術上的論點,由此打開想象的空間,並擾亂日常的感悟。以《實踐的悖論I(有時行動指向虛無)》(1997年)為例,Alÿs推著一塊冰穿過墨西哥城的街巷,直到冰塊完全融化。作品看似荒謬又有幻想色彩,在激發奇想的同時,亦喚起人們對於街道空間的平面意識:街頭行人與小販的嘈雜聲不斷,而事實上,整個熱帶氣候的經濟體系都離不開冰。Alÿs早期聚焦在墨西哥的作品,均涉及了「藍領概念主義」。

在Alÿs廣泛又多樣的創作中,特別是從他不斷嘗試進入颶風風眼的行為藝術中,不難覺察他對自然萬物懷有某種宏大的浪漫主義態度;而在那些介入邊界和邊境的作品裡,Alÿs則投注了更為明顯的政治意圖。在作品《環行》(1997年)中,Alÿs為了不觸及美墨邊境地從墨西哥提華納前往美國聖地亞哥,選擇了一條全然相背的路徑去環遊世界。而在作品《綠線(有時詩意可以政治有時政治可以詩意)》(2004年)中,Alÿs手持綠色的顏料桶,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邊境線上行走——雖說這是邊境,但它卻是備受爭議也不可見。綠色的顏料緩緩滴下,在Alÿs身後形成一條綠色的線。

近期,Alÿs開始從審視自身作品中意識到,那些遊戲中的孩子們是他作品的重要元素,這在他以街頭日常活動為素材的影像作品裡,以及與邊境有關的大型表演中皆有跡可尋。這將他作品中固有的普世寓言面向推至一個全新的維度:結合遊戲、純真與觀察,通過他詩意的錯置,他的作品為我們提供了開放自由的視角,同時亦帶出了他對於規則、邊界以及邊境的社會政治問題的看法。

Alÿs 曾於世界各地舉辦過個展,包括倫敦泰特現代美術館、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、瑞士蘇黎世美術館(Kunsthaus Zurich)及馬德里索非亞王后國家藝術中心等機構。他曾三次參加威尼斯雙年展(1999、2001及2007年),其中,他在2001年的威尼斯雙年展上派出一隻孔雀代替他出席。Alÿs亦於2012年參加了第十三屆卡塞爾文獻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