咫尺之內,開始之前:隨意門及其他足跡

咫尺之內,開始之前:隨意門及其他足跡

咫尺之內,開始之前:隨意門及其他足跡

銷魂、失措、紛擾不安

日期及時間

2021年4月23日 - 8月1日 星期二至日|11am–7pm

地點

賽馬會藝方

費用

免費

簡介

呈獻方:亞洲藝術文獻庫

 策展人:黃湲婷

《咫尺之內,開始之前:隨意門及其他足跡》源於亞洲藝術文獻庫自2014年起對已故香港藝術家夏碧泉(1925–2009)個人文獻資料庫的研究。夏爺是自學成才的雕塑家和版畫家,離世後遺下一個龐大的文獻資料庫:他的「思考工作室」。他收集展覽印刷品,又製作底片、相辦和相簿,一一記錄自己由1960年代至2000年代參觀過的所有展覽。他亦收集圖文雜誌等其他印刷物,這些書刊成為了他創作拼貼書本的材料。身為自學的創作者,夏爺涉獵廣闊,他的藝術和視覺文化藏書遠超香港的地理界限。他獨特的收集、組織和重組材料的方法,亦模糊了紀錄和藝術品的類別分野。

這個展覽揭示夏碧泉檔案的創造力,表現它怎樣滋養藝術家的創作,以及塑造和改變我們對香港歷史和香港藝術的理解。展覽由十個「場景」組成,其中五個展示藝術家的委約作品,包括Banu Cennetoğlu(伊斯坦堡)、關尚智(香港)、林穎詩(香港)、Walid Raad(貝魯特/紐約)和Raqs Media Collective(新德里)。部分藝術家在過去一年展覽籌備期間開始接觸夏碧泉檔案,其他則與亞洲藝術文獻庫聯繫多年。各人帶着自己與夏碧泉檔案相惜的故事開始創作,創造出回應夏碧泉文獻收集實踐和藝術創作的作品,也反映了亞洲藝術文獻庫將檔案開放給藝術界和大眾的努力。其餘五個場景則以新角度表述文獻資料和歷史物事,為過去半世紀的香港藝術生態寫下更豐富的敘述,揭示香港不易瞥見的文化世界。

每個場景都是一套精心組合的圖像、物件和故事,挑戰我們對比例、對自我、對歷史的理解。想像這些場景都是隨意門,打開它,咫尺之內可達他方,甚至違反時空定律,同時遊歷多個地方。它們踰越地理、情感和時代的邊界,容讓及時或不合時的相遇一一發生;無論是因藝術創作、學術研究或策劃展覽而接觸檔案庫,其併發出的知識均在此並置呈現。迥然不同的背景和材料,衍生出各異的藝術想像和研究,十個場景同時是一個處境:東西互相碰撞、介入、重新詮釋。


藝術家簡介

Banu Cennetoğlu是駐伊斯坦堡的藝術家,其創作結合收集和檔案整理的方法,探討知識生產、分類和發布中的政治。Cennetoğlu與駐歐洲非政府人權組織 UNITED for Intercultural Action 合作,推動了一個名為「The List」的計劃,持續追踪自 1993 年起因國家政策在歐洲境內或邊境喪命的逾 40,000 人的資料。她與機構合作,經廣告牌、街頭海報和報紙副刊等形式公開展示名單。 Cennetoğlu是駐伊斯坦堡藝術家自營空間BAS的創始人,專注收集藝術家書籍和印刷品。她是2019年亞洲藝術文獻庫的駐場藝術家。

(1925–2009)是香港藝術家,擅於創作版畫、雕塑和拼貼書本,同時是多產的攝影師。他的版畫和雕塑作品曾公開展覽,而大部分的相片和所有的拼貼書本均為私人創作。夏氏1925年生於廣東,1957年經澳門移居香港。他未經任何學術訓練,以收集印刷品和拍攝展覽來滿足對藝術的好奇。夏氏離世後遺下一個龐大的藝術史檔案,其文獻資料包括對香港文化歷史至關重要的材料。他收集的文獻資料將一直影響香港藝術史書寫。

關尚智是香港藝術家,其跨界創作不斷反思和批判個人與資本和權力機構之間的關係。其作品涉獵多種媒介,包括錄像、裝置和行為藝術,主題包括探索障礙的概念。 2008年的《請香港藝術館幫忙借「鐵馬」圍欄:我想收藏香港所有「鐵馬」圍欄在這兒》是他這次參展作品的源起。

林穎詩是香港錄像藝術家,兼任博物館教育工作。林氏的影像敘事組合不同的景象和情況而成,材料多出自偶然的遭遇,但也包括預想和操縱的介入。她的2019年近作《步行練習》,將鏡頭固定在一個打圈行走的人之上,當人逆時針方向走動的同時,林氏的相機順時針方向移動。結果,人不斷向前走,人的影像卻停留在屏幕上同一位置。她認為造像是創造一個處境,讓觀眾獲得觀看的體驗,與鏡頭捕捉之物進行對話,並從中產生新的意義。林氏將目光投向城市中的風景,把日常觀察轉化成錄像,而這些錄像往往表現出觀看行為的洞察力和反思。是次展覽是林氏與亞洲藝術文獻庫的首次合作。

Raqs Media Collective (Monica Narula、Jeebesh Bagchi及Shuddhabrata Sengupta) 是駐印度新德里的藝術家團體,其創作形式多元,包括物品、字典、電影、出版物、聚會、策展和表演講堂不等。Raqs長期與藝術及媒體工作者、建築師、劇場導演、城市研究者、學者和其他公共知識分子合作。2009年,Raqs Media Collective成為亞洲藝術文獻庫第一個國際駐場藝術家。後於2016年,當Raqs擔任《第十一屆上海雙年展:何不再問》的主策展人時,他們將夏碧泉檔案收錄在雙年展中。

Walid Raad是一位______和______(______、______),迄今重要作品包括______、______、______、______和______。其著作包括______、______、______和______。 Walid Raad是______的成員(______,www.______.org),目前於______(______、______)生活和工作。Raad在2014年於亞洲________擔任駐場藝術家,其時_______________ 夏碧泉的________。他也是______15周年______《15份邀請》的________。